念又双叒叕

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。

面面!!!!!无敌可爱!!!

镇生者之魂
安死者之心
赎未亡之罪
轮未竟之回

月辉/凤囚凰/南京/天色

斩魂使大人!!!
p大的书总是让人看完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心绪难平,杀破狼是这样,镇魂也是这样,大家应该多多少少都会有这种感觉,大概是有点怅然若失吧。)

花城生快!!!!!

感觉周子舒很适合南京这样淡然的颜色!!!
p1手动糖纸滤镜x

刚才的发的手写的单张……

一个和谐的拼字!!!
@越子因 ←未知苦处
我←不信神佛
@越子因  @越子因  @越子因 顺便吹爆这个人!!!写字超级好看!!!
(背景自百度)

【双玄】此日当时

那年的中秋节,贺玄记得格外清楚,那是他和师青玄最后一次在仙京参加中秋宴。
月光遍地,浮云似雪,雷声贯耳,仙乐和鸣。凤阁龙楼连霄汉,玉树琼枝作烟萝,一派祥和景象。
那时贺玄刚被谢怜从花城那里救回来不久,身上的伤刚刚痊愈,再加上整个仙京没几个与他相熟的,他倒是乐得清闲,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自己的位子上。宴会还未开始,他便执起一只玉杯在手中把玩。
他坐得安静,可附近的师青玄却一点儿都闲不住,招呼完这个就去招呼那个,一直没停下来过的声音吵得贺玄头疼,恨不得把他嘴堵上再按到座位上。
不多时,宴会开始。师青玄终于肯安安分分坐在自己的位子上,嘴上却不闲着,一边慢悠悠地呷酒,一边跟谢怜说着话。
贺玄低着头忙着吃东西,只听突然热闹起来,才知道是开始了游戏。他夹菜的动作略微一顿,又恢复了原本的速度。
没人会给他传杯子吧。
好像……也有一个?
贺玄抬起头,看向身旁的师青玄,手执风师扇,一下一下地慢慢晃着,几根发丝被微风吹起,又落在他肩上。
似乎是察觉到贺玄的目光,师青玄侧首看过来,目光中的戏谑还没有收起。
“第一轮就是裴将军,没想到这次戏中的女角居然是灵文,真真是有些出乎意料。”师青玄说道。
贺玄“嗯”了一声,尽管对这些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不感兴趣,但是师青玄说的话他也认真地听了。
还没等他开口,就听对面又热闹起来,他转头望去,酒杯竟是天道好轮回似的传到了师无渡手里。
贺玄的目光却渐渐冷了,手中的一双筷子被他紧紧攥着,指节微微泛白。
那红幕帘子缓缓升起,还未等看全人,就被师青玄急急忙忙跳起来喊了拉帘。
贺玄又一次看向身边的人,从最下面一双白靴在衣摆间若隐若现,往上是腰封上垂下来的长长的流苏,再往上是一只手执着风师扇,最上面,白色的发冠束起一半的发,另一半披在肩后,也有几绺垂在胸前。
这样一个人,没有半点能让人恨得起来的地方。
这个人却突然转过头来冲他一笑,带着几分赧然,有些心有余悸地说:“明兄,又让你看笑话了……“
他知道了,大概是因为这笑容有些扎眼,才惹来了他的恨意。
师青玄,你可知道,这笑话原本是不会有的。

很快,下一轮又开始了。贺玄融不进游戏,也不愿参与这游戏,开始专心对付眼前的酒菜。旁人的热闹似乎与他没什么关系,就连师青玄故意传给他的酒杯,也被他随手递了出去,却忘了旁边是谢怜,就连谢怜自己接到贺玄传过来的杯子时也很是意外。
不过,在谢怜接过杯子之后,贺玄便没再理睬,只在听到戏台子上有一人是花城时微微动容。
想不到一代绝境鬼王血雨探花竟然也会被编成这样一出戏,随后又想到自己在仙京大大小小几十个身份,每天都在演着不同的戏,顿时觉得自己和花城也不过是半斤八两。

酒过几巡,便开始了中秋宴的重头戏。
斗灯一开始,整个仙京便黑了下来,只剩下一轮巨大的白玉盘散发出柔和的光芒,浸染在了薄薄的云雾里。透过波澜不惊的水面,从人间飘上来的一盏盏长明灯,带着信徒们多深刻的虔诚,穿过九重天,点亮了黑暗的仙京。
贺玄对斗灯这类事一向不太在意,当计数的神官报出地师殿四百四十四盏长明灯时,他也没有什么激动骄傲的感觉,甚至不如这碗里的汤吸引他的注意。
“明兄,明兄!恭喜呀!不过四百四十四却是有些低了,地师殿真是不该只有这么多的,真是低了。唉,低了低了。”
因与贺玄不大相熟,别的神官都是例行鼓掌,只有师青玄一个凑过来祝贺贺玄。
“第八甲____风师殿,五百二十三盏!”
听到计数神官的报数,师青玄一喜,对师无渡喊道:“哥,我今年第八!”
“不过是第八而已,有什么好高兴的。”贺玄听到师无渡这样回答师青玄。
随着众神官的一阵祝贺之词,贺玄停下了筷子,抬起了头。在他目光落到师青玄身上的一瞬间,他看到师青玄也刚刚从师无渡处转过来,也刚刚看向他。
那一刻,贺玄看到师青玄脸上挂着与平常一样的真诚笑意,还带着几分并不过分的骄傲,却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,他没看出来。
贺玄又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,走到他身边。月亮的月光,长明灯的灯光,全都盛在师青玄一双眸子里,就像是夜幕下的满天星辰。他似乎是生来就见不得这种璀璨,连看师青玄的眼睛看得久了,也会觉得微微刺痛。
“明兄,你不祝贺我一下吗?”师青玄问道。
贺玄一怔,慌忙低下头,用筷子戳起碗里剩下的一口饭塞进嘴里。
师青玄凑到贺玄身边,拍着他肩膀:“明兄,明兄,你怎么不为我鼓掌啊?”
贺玄却不理他,似乎眼里只有面前这一桌饭菜。
没得到回应的师青玄没有放弃,仍抓着贺玄的肩膀用力晃了几下,似乎是得不到祝贺就不甘心一般,一声叠一声地唤着“明兄”。
贺玄觉得师青玄很是聒噪,不愿听他念叨,便将筷子用地飞快。
突然,他肩膀一麻,转头一看,师青玄竟用手狠狠地抓住了他的肩膀,似乎是要捏碎一般用力。
师青玄歪着头,诡异地一笑:“明兄?鼓掌呀明兄?”
“明兄?”
“明兄?”
……

“贺玄!”
“贺玄你醒醒!”
贺玄睁开眼睛,便看见师青玄的脸占满了自己的视线。
师青玄见贺玄醒过来,便从贺玄上方挪开,又缩进被窝里,趴在贺玄身边。
“你是做噩梦了吗?我看你难受得紧,就把你叫醒了。”师青玄说道,他披散着长发,一手拄着下巴,看向贺玄。
贺玄慢慢从床上坐起来,“嗯,做噩梦了。”
“梦见什么了?很可怕吗?一定是很可怕了,不然你也不会一直紧紧皱着眉头了。”师青玄有些担忧地问,随后想了想,又笑了起来:“没关系!今天是中秋节,晚上咱们可以去看灯会,或者你想去赏月也可以,咱们……”
师青玄话还没说完,后半句便被贺玄堵在了嘴里。
待到气息微乱,贺玄才放开师青玄,却仍与他额头相抵,目光从嘴唇挪到他眼瞳上,手抚上他脸颊。
“我……”
我可真是恨死你了。

—END—

我可真是爱死你了。x
看原著一刷的时候就对中秋宴这段印象特别深刻,一直就想用贺玄的视角来看一看中秋宴,看一看当时的师青玄。
然后就写了这篇!w
今天也是一个砸锅卖铁养贺玄的日子!x
这儿念双√